Reacho

一边在想,女性的守贞从权利变成了义务,真是可悲,一边在想,我怎么这么垃圾,自己就快没学上了,脑子变成了两团缠绕在一起的浆糊。


昨天得知金庸先生去世的消息时,我刚好在看《笑傲江湖》,岳不群刚刚刺瞎左冷禅的双眼。当时只感觉震惊与不可思议,到不觉得有什么悲伤。晚上刷微博,发现《笑傲江湖》的主题曲是《沧海一声笑》,当时初得陶笛,最喜欢吹的就是这一个曲子,冥冥之中,好像也蛮有缘分。后来才想起,前几天看易中天的一本书时,他说当代武侠小说无疑为新时代的男性确立了一个标杆,我想,这一赞誉当金庸先生莫属了。今早起来,发现每个地方,每个人,都在缅怀金庸,不觉间,倒给我一种亲人离世的感觉,望着窗外漫天的大雾,不知道该想些什么,不知道该做些什么。收拾东西上课去吧,七点20还有早读。好像一切都没变,又好像有了那么一点不一样。

昨天和哥哥谈到这件事,他说金庸94岁了,安享晚年,也算是喜丧,没什么好难过的。想想也是,他这一辈子,名利双收,更是妙笔生花,影响了不止一代人,谁没有过上课时偷偷在桌子下面藏一本武侠小说的经历呢。所以我们究竟是在缅怀些什么呢,若说是他的作品,早在1972年。金庸先生便已停笔,将他的江湖世界留给了众人。若说其人,过了这一天,两天,除了他的亲人子女,还有谁会感觉到这样一个人消失所带来的生活的巨大变化呢。我想了想,我们缅怀的,不过是那个岁月罢了,那个仍旧青春年少无知的时候,那个依旧幻想着武侠世界真实存在,可以做盖世英雄的时候,那个同桌的女生可以是小师妹,姑姑,可以是任盈盈的时候。金庸去世了,他所代表的那个时代也在渐渐远去,而我们,不过一天天老去了。

人只有通过镜子才能看见你自己。


决定弃掉微博了,我爱学习

窗外有暴雨,我心里有你。

成都,一个慵懒的城市
连风都是暖的
不急不徐